用户名: 密 码: 保持登陆  作家   极速彩票官网  注册会员  注册作家
极速彩票官网->双子之星章节列表 > 双子之星_ 第七章

双子之星  第七章

    离开了房间,和希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。在被赶出房门的瞬间,和希感觉自己又再一次被遗弃了一样。那许久没有出现过的无助感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心里想着不想要失去萩原,不想要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事物,即使这原本的一切都不是属于自己的。和希还是感到不知所措,越想要挽留却让自己失去更多。匆匆的跑到了吉田的家,这个答应了自己会想出两全其美的男人,这几天却玩起失踪的不见了人影。在想要敲门的时候,却发现门并没有被锁上。和希轻轻的推开,黑暗的房子一点灯光的照明都没有。透过月亮的照射下,隐隐可以看见有一个人正蹲在角落里。越靠近人影,就能开始清楚地听见哭泣的声音

    “为什么?事业什么的失去了不要紧……可是我真的不想失去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对方说的是谁,和希很自然的问道

    “吉田先生吗?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人影原本抱着头哭泣的声音在抬起头的瞬间停止了

    “光?是光希少爷吗?”

    在和希还没有来得及否认之前,就已经被对方紧紧地抱着了。酒气毫不客气的往和希身上扑来。和希顿是明白了吉田已经完全喝醉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都去哪里了?我以为你真的要把我丢下了。你怎么可以这样?!我不是说过了会保护你吗?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,可是你却先抛弃我了。”

    越发用力的手腕,使得和希更加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“吉田先生,我是和”

    话无法说完,和希就被压倒在地上。头又被敲了一记,在还没来得及呻吟,嘴巴却被堵住了。原本还眼冒金星的和希,在感觉到嘴唇带来的温湿感时,背脊发出一阵凉意,想要推开对方时,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压制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不能那样的!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心里不断的呐喊着,直到嘴巴被解放的同时,和希大声地呐喊出声

    “吉田先生!不可以那样!我是和希,不是光”

    不管话有没有说完,吉田都没有听进去的迹象。在感觉到吉田粗暴的将衣服的纽扣扯开,散落在地面上的纽扣们发出了小声的敲响。

    胸口一阵凉意,更让和希陷入恐慌。脑袋顿时除了逃跑的意念之外,什么也没有。趁着吉田在陶醉着深吻着自己的时候,和希挣脱了一只手,便用力的往吉田的脑袋打去。看着吉田倒下后一动也不动,害怕的和希完全顾不上衣冠不整的衣物,立刻站起来逃命似的离开了房子。慌慌张张的和希,望了四周,月亮突然被云层遮挡了。路边的街灯有一盏没一盏的亮着。黑暗的周围更让受过惊吓的和希感到害怕。寒冬的风让人感到刺骨的冰冷,颤抖着身体,想要回去的念头更是强烈。可是在准备举步回家时,和希想起了萩原冰冷的低怒声

    ‘你给我立刻走!别再让我看见你了!’

    不应该说的。自己不应该让醉意操控着自己的情感,如果不去抱怨,说不定再过不久萩原就会原谅自己呢。可是这么一吵,别说原谅了,想必萩原连看都不想再看见自己了。

    再过两个月,就是他的21岁生日了。从来没有庆祝过生日的他,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日期是在什么时候。在知道了哥哥的存在,也就是知道了自己生日的同一个时间。没有人帮自己庆祝生日的日子并不难过。但是在尝过了被爱的滋味才失去的话,那份痛苦就另当别论了。吉田简单的为自己庆祝,即使很简单,只是一个小蛋糕,和希也会感到很满足。在替代了光希的身份后,渡辺等人更是大费周章的为自己庆祝,所以生日的含义,对现在的和希来说,是那么令人感到期待的日子。就像小孩子期待着生日礼物一样,而和希,期待着那份充满欢乐的祝福时光。

    蹲在路边一个角落抖着身体的和希,想了想,却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。那个简单为自己庆祝的人,刚才正要强暴自己。和自己生活了将近十年的男人,竟然会在酒后认不清自己与哥哥的区别。一堆欢笑声在耳边响起,但是和希仿佛觉得太刺耳了而捂住了耳朵。那并不是在为自己庆祝的声音,那些欢笑声,都是在为光希而庆祝的。说什么得到过再失去会很痛苦。自己什么都不曾拥有过,那都是以虚假的身份得到的虚假的情感。想到这里,内心冰冷的感觉更加剧了身体的颤抖。肉体上的冰冷并不可怕,内心的冻结才叫人绝望。至少和希是那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吉田的家已经去不得了,说不定自己刚才已经把吉田杀了。就算多无知,和希在下一秒仔细的想一想,也会明白自己刚才打人的力道并不强,吉田之所以会轻易的晕倒,一半是来至于酒意的关系。

    回家吧。这么想的瞬间,却又觉得那并不是属于自己的家了。抬起头望着被云朵遮挡住,没有星星和月亮的黑夜,和希想起了咖啡馆的房子。想起了韩硕,还有山辺。吉田曾经说过,他会替韩硕和山辺两人解释和希的去向,好让他们不会担心。可是吉田到底是怎么和那两人解释的,和希无从得知。就在感叹地当儿,和希打算还是先回家再说了,必须在天亮之前回去。因为要是被他们看见如此衣冠不整的自己,肯定会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晚了,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?多危险啊。”

    一把令人讨厌的声音,带着嗤笑的脸,皱纹毫不掩饰的表露在干燥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没有回应对方,和希紧紧地扭住因为失去纽扣而敞开的衣服。想要无视对方而绕道离开的和希,被对方狠狠地拉住了手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!别怕,叔叔不是什么坏人。”

    小妹妹?!别开玩笑了!

    和希在心里反驳着,想要甩开对方的手,却发现这个大叔的力量意外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放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和希就被用力的拉到两栋大楼之间的小巷去。对方不只是拉扯的力量大,就连捉着和希手臂的手也很用力。感觉对方好像快要扭断自己的手一样,和希痛得大喊道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听见了和希的叫喊声,对方即时露出不悦的神情。紧接着迅雷不及掩耳般的一个炙热的巴掌往和希的脸上打去。

    被出其不意的攻击,和希顿时眼冒金星,脚都站不稳的被推倒在一旁的垃圾堆里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个男的。啧!真扫兴!”对方不满的噘嘴骂道

    看着那张猥琐的脸庞靠近,和希才发现对方的视力似乎有问题。看着男人吐出一口痰,嫌弃的藐视着和希。明明连和希的长相都看不清楚,可是在压着欲要挣扎的和希时,碰触到了对方的肌肤,竟然从厌恶的神情转换成了愉悦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你的皮肤不错嘛。只要你不出声,这样摸着也很爽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不知道从哪里拿过来的布块,粗暴的往和希的嘴里塞去。喉咙因为反作用的关系,呕吐的感觉肆意的在全身流动起来。不只是因为这样而已,与陌生男人的肌肤接触,更让和希出现了昏眩的恶心感觉。全身冒着冷汗的和希,让对方误以为太过于期待而在颤抖着,男人更是毫不客气的用着粗糙的双手抚摸着和希的身体。脑袋一闪而过的画面,让和希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好恶心。

    好痛苦。

    好恐怖。

    这些观念,在于F。AKE组员一起生活之后,都不再有的情绪,和希以为自己已经渐渐的康复了,原来并不是这样的。现在自己被摸过的每一寸肌肤,都让和希感到厌恶。作呕的感觉并不只是来自自己的错觉,而是真实的在进行着。

    “哇!好恶心!你这家伙!!给我去死!臭死了!”

    看着突然在剧烈呕吐的和希,男人不但没有害怕,反而开始对和希施暴。不只是狠狠地往和希的脸挥了一拳,更在和希的身上用力的踢了几下。痛得抱着腹部的和希,痛苦的呻吟着。就在这个时候,男人突然强行的脱下了和希的裤子。

    “竟然敢扫老子的兴!原本看在你皮肤不错,就算是男人我也可以勉强接受的。你竟然给我吐了!臭死了!那么肮脏的身体,我才不进去!”

    用力的翻转和希的身体让他趴下,男人嗤笑着说道

    “既然你那么肮脏,就让肮脏的东西进去好了!”

    原本从腹痛中回过神来的和希,想要反抗的时候,却感觉到股间袭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。那种像撕裂般的剧痛让和希想要喊,都喊不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爽吗?别人说一开始会痛的,之后就很舒服哦!哈哈哈!哈哈!!快喊啊!像女人那样呻吟给我听!!你这个脏XX。”

    轻蔑的话语,听着就让人作呕。但是股间传来的撕裂感,让和希下意识地中断了脑中的思路,空白着地脑袋,将五官知觉封锁了起来。直到失去了意识之前,和希都是那样,在内心深处命令着自己无视身体上带来的伤痛。紧闭着眼睛,屏住呼吸,感觉把身体深处的灵魂从肉体上抽离了一般,这是之前在受到那个男人的百般折磨时,所学会的一种从精神层面上的逃离方式。在醒过来的时候,噩梦并还没有结束,对方没有再用着那坚硬的物体刺入自己的体内,却相反的不知道把什么东西往里面塞去。已经不能用痛来形容的身体,叫和希感到生不如死。不知道被折腾了多久,男人的声音不在了。和希虚脱的躺在了地上,望着依旧漆黑的天空,心里想着还没有到早晨吗?明明感觉自己好像被折磨了一个世纪般的漫长。痛苦的扶着身边的杂物想要起来,可是脆弱散乱的杂物不持力的倒塌了。喘着粗气,和希感觉不到自己下半身的感觉。并不是不能动,但是却好像没有了自觉。好不容易重新站了起来,却发现自己的裤子被刚才的男人弄得破烂不堪。可是也别无他法,和希只好忍着想要夺眶而出的泪水,拖着蹒跚的脚步,一步一步的,走走停停的回到了家门口。

    因为尿意而醒过来的渡辺,睡眼惺忪的下床时一个不小心从床上掉了下来。小声嘀咕着开门走出房间的渡辺,摸着因为刚才跌到了而疼痛的屁股,像个孩子般嘟起了嘴,不开心的找着厕所。

    “怎么醒来了?”

    在隔壁房间的上野开门发现渡辺后,便问道

    “上厕所啦。”

    渡辺没好气地回答着,便往着厕所的反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厕所在这里,看你是睡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将糊里糊涂的渡辺拉到正确的方向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像是随时都会跌倒的不稳脚步,让人看了都担心。上完厕所出来的渡辺看来清醒多了,却发现上野竟然在门外等着他,让他感到无言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等?你的房间不是有厕所吗?”

    听着渡辺的疑问,上野只是嘴角微微上扬,并没有真的笑出来。然后说道

    “是怕你睡不醒掉进马桶里了。塞了进去冲走了还好,不然把厕所堵住了可就麻烦大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故意挑拨对方的字眼,上野也只会对渡辺说而已。

    “明明平时都板着一张脸,骨子里却是个坏家伙。”

    听见渡辺对自己真诚的评估,上野似乎很满意的笑了一下,说道

    “快坐下,我给你泡杯解酒茶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妈吗?真是的……竟然比我妈还要细心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是句抱怨的话语,可上野听起来却像句赞美的话。

    “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称”

    渡辺的话还没说完,玄关的门被敲了几下。因为声音实在微弱,一开始上野两人以为是错觉,可是之后却还是连续的敲着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上野想把手上的杯子放下的时候,却被渡辺制止了

    “我去就好了。你赶紧给我把茶泡好,我要回去睡觉了,明天还有通告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渡辺就往门口靠近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问题问了许久,得不到回应,在渡辺想要转身回到厨房的时候,却听见了微弱的声音。虽然很微弱,但是渡辺认得那是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光?!大冷天气你怎么还在外面?你不是在房间睡觉吗?”

    “渡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和希已经昏倒了。把娇小的渡辺压在地上,渡辺好不容易才翻过身来,在想着要不直接将和希就那样拖进屋内,可是在想要那么做的时候,才赫然发现,有什么东西正往着和希的腿间流出来。在没有灯光的照射下,映照出黑色的液体,不禁让渡辺的背脊一阵凉意。心里的警钟响了起来,渡辺不由自主地大声喊着上野。

    “快来帮忙!小光好像受伤了!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报警?!小凪说得对!一定要把凶手揪出来!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,那样只会让近藤更受刺激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不能就此作罢。我可以认同不让和希再受到伤害,可是也绝对不能就此让那个变态逍遥法外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

    一人一句的话语,在眼睛还没有睁开之前,就已经不断的围绕在耳边了。

    “啊!他醒了!”

    “嘘,你太大声了。”

    朦胧中看见渡辺吐了吐舌头的模样,不知道是感觉太怀念了,还是太搞怪了。和希忍不住地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在笑什么呢?”

    听见萩原的声音,和希立刻清醒了过来,睁开了眼睛,惊惶的坐起身来。顿时感觉到身体各个部位仿佛都发出了咯咯作响的声音,剧痛一下子袭击全身的神经。痛得和希眼睛泛泪,完全僵硬住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乱动,很痛是吧?”感觉好像许久没看见这么温柔的萩原,和希皱起了眉头,心里想着是不是噩梦停止了,自己在那场噩梦中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和,你感觉怎么样了?你知道吗?你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了。前段时间还在发着高烧。”一口气说着话的渡辺,让和希更佳的混乱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,没看见他很困惑吗?”

    上野像平时一样,将呱呱叫的渡辺拖走。萩原就趁机把事情一一的解释一番。在受伤了的和希回到家后,身为艺人的他们无法大摇大摆的跑去医院。可是在这么紧张的时候,却找不到吉田。就在渡辺和上野都感到不知所措的时候,因为听见楼下吵杂声儿出来探个究竟的萩原发现了和希的状况后,立刻给和希安排到他叔叔管理的这间医院去。

    “虽然这里的设备没有那么齐全,但是应付你身上的伤势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”

    萩原看着一直低着头的和希,继续说道

    “就在你被急救的时候,吉田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渡辺总算找到空隙,插了一把嘴过来说道

    “小和在入院之后的第二天,曾经醒过来一次。可是一看见吉田先生就害怕得颤抖着。可是医生说,你那个时候的意识其实并没有清醒过来的。所以很快的,你又像是昏睡了过去一样,直到今天才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渡辺……你叫我什么?”怕是自己听错了,还是幻觉。和希战战兢兢的问道

    “小和啊。你是小光的孪生弟弟,小和对吧?”

    和希不敢置信的望了三人一眼,内心更加害怕不安的,颤抖着嘴唇说道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会那样?”

    看着和希的脸渐渐的失去了血色,萩原担心得急忙解释道

    “因为我把事情说了出来。在你出事的那个晚上,我把你和吉田的事情说了出来。”这句话更让和希感到一阵昏眩。

    “近藤,你可以告诉我们吗?是不是吉田先生对你做过了什么事情?把你弄伤的是不是吉田先生?”原本还在沉默的上野,这时候开口提出了大家心中最大的疑问。

    和希摇了摇头,但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和你又摇头点头的,到底是还是不是?”渡辺急迫的追问着。和希看了那蓝色的花眼珠子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说道

    “我那晚确实去过了吉田先生的家。可是当时吉田先生已经喝醉了,他误以为我是光希哥哥,抱着我了。我紧张起来,把他打晕了。自己跑了出去,走着走着,在想要回家的时候,就遇上了……”说到这里,和希停了下来。一脸歉意的神情,让人看着就心疼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我欺骗了大家。请你们别责怪吉田先生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光希哥哥,还有团队着想。我没有乞求大家原谅的资格,但是请念在吉田先生还有光希哥哥一直以来的努力,请你们别把这件事情说出去,我求求你们。”和希想要强忍着身体发出的疼痛感,下床以土坐的姿势诚恳的道歉。可是却被萩原和渡辺极力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傻了。我才没有说出去的意思。要是这件事说了出去,我可是会失业的啊。”渡辺露出大大的笑容,让和希感到一阵暖意,也许是安心下来了,泪水就忍不住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是不是很痛?”

    萩原关切的问道。和希擦拭着眼泪,摇着头,哽咽的说道

    “真奇怪,明明那天晚上都没有哭过,一安心下来就控制不住了。我真的……很奇怪吧?”

    说着,萩原深锁眉间,渡辺在萩原还在犹豫的期间,紧紧地拥抱着在饮泣的和希。原本已经不会害怕的接触,那份恐惧感却静静的来到了身边。虽然渡辺感觉到了和希开始哆嗦的身体,但是他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开。因为他知道,和希不可以在这个时候逃避这份恐惧,不然以后将会成为他的阴影,跟随着和希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虽然小和也有逼不得的苦衷,可是还是要好好的惩罚一下哦。等你好好的疗养后,就得陪我去买好吃的。呐?”

    胆怯的抬起头,看见渡辺以往常一样的笑容,和希强忍着泪水,用力的点着头。原本站在一旁的上野也走了过来,默默地轻轻拍着和希有点僵硬的肩膀

    “没事了……没事了……”在听着渡辺重复的安慰话语,和希的眼皮顿时感到极度的沉重,渐渐的又沉沉的睡了下去。在意识渐行渐远之际,和希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,希望这场美梦能够延续下去。被大家原谅什么的,都不曾去奢望过。虽然想过,在对萩原坦白之后,就会向渡辺和上野坦诚。可是在得到了萩原那么激烈的仇视之后,和希内心中还是会忍不住开始感到害怕了。害怕要是也把事情告诉渡辺和上野的话,说不定自己连友谊也会失去了。日复一日的,被萩原一直冷淡地对待后,原本的担心和顾虑却相反的转淡了。把心一横,想着这样的友谊也不过是用着这个假身份得来的,假意的友谊会消失也是活该的。谁能预料到,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,却让自己遇上了那场灾难般的经历。

    再一次从沉睡中醒过来的时候,身上的伤口明显没有之前那么痛了。虽然渡辺和上野,甚至是萩原都很努力的把气氛弄得热闹一些,可是和希还是感到了那一份不自在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想,见韩硕和山辺先生。”在吉田亲自来向和希道歉的那一天,和希突然那么请求道

    “你想见他们吗?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的和希,下一秒又有点后悔似的问道

    “是不是会不方便?”

    虽然和希是觉得在出院之后,就必须离开组队。毕竟身份已经曝光了,总不能继续装着若无其事待下去的。但是却迟迟没有听见吉田对此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你想见的话,我可以安排。”也许是觉得愧疚,吉田对待和希的方式比以前温柔多了。那份原有的冷淡,好像只是一场幻觉,从来不曾有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谢谢你,吉田先生。”

    听见能再一次与韩硕和山辺见面,和希苍白的脸孔难得的添上了一层喜悦的色彩。在事件过后的一个星期里,和希从来没有这样微笑过。看着和希总算露出了笑容,吉田才如释重负的偷偷在心里松了一口气。虽然不是自己加害于和希,可是让和希遇上这样的危险,吉田也算是间接的加害者。就在萩原也露出一脸愧疚的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和希却摇着头,用着极为坚定的语气说道

    “这并不是任何人的错,不是你的,也不是他的。那是不小心和大意的我的错。让对方有机可乘的是我自己,与人无尤。”

    和希的话语,仿佛是这件事件的终点一样,再也没有人讨论这件事的对错了。

    “小希!”

    “韩硕!山辺前辈!”

    在看见许久不见的朋友,和希开心的从床上走了下来,一时心急的和希,走了几步就差点跌倒的时候,同时想要伸出手去扶住和希的萩原和韩硕,结果抢先一步的是韩硕。

    “小心哦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萩原使劲地压抑着内心的不悦,看着两人密切的互动。

    “我听吉田说了哦,小希现在很厉害,已经不会再害怕与人有直接的接触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还嗯,刚醒来的那几天还不是会有一点的惊慌迹象吗?是这两天才算是稍微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渡辺没好气地说着,和希只是苦笑着点头。房间里堆着几个男生也不舒服。渡辺借着要找去买饮料还没回来的上野为由,把站在那里不肯从和希身上移开视线的萩原也一拼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啊,怎么那么凶巴巴的盯着小和看啊?真是可怕。”

    一脸毫不在乎的把甜腻的零食放进嘴里,渡辺走在不甘心跟随的萩原身边说道

    “我哪有。”毫无杀伤力的反驳,渡辺啧啧的发出声音,然后说道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那么孩子气,小心小和真的会被别人抢走哦。”听见渡辺完全不经过大脑而说出的话,萩原下意识的怒瞪着他。渡辺耸了耸肩,继续说道

    “你瞪我也没用,你自己也看见吧,小和在看见那个韩国留学生的时候,有多开心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该怎么反驳,因为和希确实在看见那个人之后,露出了许久未见的安心笑容。这不是自己让他露出的笑容,而是借由他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好好的想一想吧,到底是打算怎么对待小和。不过我先告诉你哦,我很喜欢小和。虽然他帮助吉田先生欺骗我们是很不应该,可是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里,他从来没有带着面具对我们。不管这是吉田先生的计谋还是基于其他因素,这个结果还是凑效了,我真的真心喜欢着这个人。所以被我认定为朋友的人,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。”

    现在说着这番话的渡辺,与平时和上野闹嘴的孩子气渡辺不一样。即使他体格矮小,与180公分的萩原对视他还需要抬起头来仰望。但是在气势上,他一点都不弱。从小就是独生子的渡辺,对身边的事物完全没有执着的信念。能够提起他兴趣的,除了和上野闹嘴之外,看来就只有这份职业了。即使渡辺的个性表露出对很多事物不看重也不太在乎。可是一旦进入他的眼里,被他在心里认定了是重要或特别存在的话,他就不容任何人给予这个人或事物伤害。否则,以他的个性,会陪对方闹一辈子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而且,我也很担心那个失踪的笨蛋。”

    “光的话,应该没事。他好像有联络吉田了,只是没有留下联系的方式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虽然不知道他们在闹什么,还是尽快解决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那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已经看见上野在对面了,先走咯。”恢复了孩子气表情的渡辺,

    手上还拿着甜点开心的往上野的方向走去。看着这个有着英国血统的混血儿,萩原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地提醒着自己,千万别得罪这家伙。萩原很清楚,像渡辺这种人,成为队友的话,会是一份极大的力量。但是若是成为敌人,却会是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极速彩票官网

    如果您喜欢本作品,请记得点下方的“投它一票”,以及多发表评论,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!
看不完请按CTRL+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,下次接着看    快捷键:上一页“←”,下一页“→”,目录页“Home”或“End”。
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 《双子之星》最新评论  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
匿名
发表于 05-09 12:19
海量耽美精品资源  查看网址:fum99.info  或  baidu搜索“腐女久久”
 
长阿昭
发表于 12-14 22:12
夜子真的好细腻。好久没有接触小说,到今天为止。看的时候一直觉得,虽然和希似乎是让人很想欺负的类型,但事实上却不适合被欺负。然后刚刚看到九章“隐藏自己”的那点时,突然知道原因了!因为和希足够成熟的话,一定会是个攻。
 
邱夜子
哈哈。。好久没有收到阿昭的留言,还以为阿昭已经忘了我呢~先说声谢谢。确实呢,原本想说让和希反攻的。 :P 。嘛,还是让他做个成熟坚强的受受吧,偶尔被呵护一下,才能缓和他受过的所有伤害不是吗?就为看见阿昭的留(发表于 12-15 16:28)
邱夜子
字被残酷的吞掉了。久违看见了阿昭的留言十分开心,阅读愉快哦~(发表于 12-15 16:30)
邱夜子
忘了说,99天の一辈子的番外,也就是浅洋的部分已经更新完毕了。虽然可能没有预期的好看,不过总算写完了,在2016年内。^^(发表于 12-15 16:37)
长阿昭
确实消失了好长一段时间,不过没有忘记夜子,还有99天的番外。只是注意力不在小说,没办法好好坐下来读…一直到找到感觉,看到后面的时候还被甜到了,哈哈~(发表于 12-16 00:48)
邱夜子
谢谢哦。不必勉强,等真的想看的时候才看哦。^^(发表于 12-16 08:26)
长阿昭
嗯嗯,我也是这么想的~(发表于 12-17 18:04)
 
评论内容:请勿发表人身攻击、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,最大留言数500字,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。

验证码: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
耽美原创小说总榜
最新耽美原创小说